首頁 / 展覽 / 參展藝術家- 快閃行為計畫 / 張騰遠
Share on Twitter


〈沉睡結束〉,2020,壓克力、畫布,116.5 × 364 公分。私人收藏。



〈東遊〉,2018,壓克力、畫布,120 × 400 公分。藝術家提供。



〈無限〉,2016,壓克力、畫布,130 × 456 公分。藝術家提供。



〈Doomsday Loop〉,2020,動畫錄像裝置,尺寸視場地而定。藝術家提供。



〈Doomsday Loop〉,2020,動畫錄像裝置,尺寸視場地而定。藝術家提供。



〈Doomsday Loop〉,2020,動畫錄像裝置,尺寸視場地而定。藝術家提供。



〈Doomsday Loop〉,2020,動畫錄像裝置,尺寸視場地而定。藝術家提供。



〈末日動物競技場〉,2020,木板上繪畫、木板支架、數位相框、寶麗石,尺寸視場地而定。藝術家提供。



〈末日動物競技場〉,2020,木板上繪畫、木板支架、數位相框、寶麗石,尺寸視場地而定。藝術家提供。



〈末日動物競技場〉,2020,木板上繪畫、木板支架、數位相框、寶麗石,尺寸視場地而定。藝術家提供。



〈末日動物競技場〉,2020,木板上繪畫、木板支架、數位相框、寶麗石,尺寸視場地而定。藝術家提供。



〈末日動物競技場〉,2020,木板上繪畫、木板支架、數位相框、寶麗石,尺寸視場地而定。藝術家提供。



〈鸚鵡人的動物學〉,2020,光固化3D列印、鍍漆,尺寸視場地而定。私人收藏。



〈鸚鵡人的動物學〉,2020,光固化3D列印、鍍漆,尺寸視場地而定。私人收藏。




張騰遠

第六品 獸倣者/獸形人



創作自述

在我創建的虛構小說中,主角鸚鵡人,在平行世界的末日地球上,研究人類邁向毀滅,變成泥漿的原因。而他們的研究方法,就是重複人類做過的事情,去體驗那些關鍵時刻的選擇,以及人類當時面對的景況。

在平行世界的末日地球,物種培育已接近當時人類世的60%,蝙蝠、牛、豬、羊、魚……等,都被鸚鵡人以他們的理解培育出來。也在同個階段,他們觀察到有趣的事情發生:情況開始失控。

物種之間開始互相排斥,許多不明的變數所導致的混種,以及混種之後所產生預期之外的病毒,讓情況越來愈失控。鸚鵡人成功地將末日新地球,根據當時人類的選擇,進展到毀滅的關鍵點。至於是什麼原因導致所有物種都變成彩色泥漿,鸚鵡人認為,只要模仿人類的歷史,一定會找到原因。

簡歷

出生於高雄,畢業於國立臺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。目前在臺北生活與創作。張騰遠自2012年起,以末日考古為概念,透過虛構小說手法,切入當代議題,以平面繪畫、動畫空間裝置以及複合媒材等作為其概念的承載體。近年重要發表包括在大阪Gallery NOMART 的個展「Covid-19」,臺北Asylum c/o EQUAL 的「避難所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