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/ 展覽 / 參展藝術家- 快閃行為計畫 / 杜韻飛
Share on Twitter


〈2011/10/24 12:09 p.m. 台灣某公立收容所 距離安樂死執行時間: 1.9小時〉,2011,微噴,152 × 112公分。私人收藏。



〈2011/06/13 11:44 a.m. 台灣某公立收容所 距離安樂死執行時間: 40分鐘〉2011,微噴,152 × 112公分。私人收藏。



〈2011/09/23 10:00 a.m. 台灣某公立收容所 距離安樂死執行時間:1.4小時〉,2011,藝術紙微噴,112 × 82 公分。藝術家提供。



〈2011/11/28 10:54 a.m. 台灣某公立收容所 距離安樂死執行時間:1.2小時〉,2011,藝術紙微噴,152 × 112 公分。私人收藏。



〈2012/12/10 10:35 a.m. 台灣某公立收容所 距離安樂死執行時間:43分鐘〉,2011,藝術紙微噴,112 × 82 公分。私人收藏。



〈2011/03/07 04:17 a.m. 台灣某公立收容所 距離安樂死執行時間:13.2小時〉,2012,藝術紙微噴,152 × 112 公分。藝術家提供。



〈2011/08/01 11:38 a.m. 台灣某公立收容所 距離安樂死執行時間:29分鐘〉,2011,藝術紙微噴,112 × 82 公分。私人收藏。



〈2011/09/23 12:58 p.m. 台灣某公立收容所 距離安樂死執行時間:1.1小時〉,2011,藝術紙微噴,112 × 82 公分。藝術家提供。




杜韻飛

第四品 實驗室/手術室/標本室



創作自述

藉以西方藝術史人物肖像的語彙,我為臺灣數家公立收容所內的流浪犬,於安樂死當日留下生前的最後身影。這些影像使觀者得以凝視不可能回復的過往時刻,以及那些逐漸腐敗的死亡肉身。

原本沒有臉、沒有名字的「牠們」,透過接近人類等身的肖像尺寸,轉化為具有主體性的「牠」。如果我們凝視牠,牠也必然凝視著我們;觀看與被觀看、主體與客體的關係因此翻轉,人與他者之間絕對的階級與地位,也就隱然產生鬆動的可能。

看見他者,就是看見自己。

《生殤相》就是我的自拍像,經由這些影像,我得以回返與記憶生命中的困惑和絕望,靈魂與肉體的苦難,對於出口的渴望,以及對於死亡與虛無的恐懼

簡歷

1975 年出生於臺灣臺北,1998 年於羅德島設計學院取得攝影系純藝術學士學位。1999-2009 年之間從事職業報導攝影,2010 年起,杜韻飛以攝影為主要媒材於居住地臺灣開始進行獨立創作。其作品《生殤相》曾於國內外數處藝廊與藝文空間展出,2011 年時入選紐約攝影節評審邀請展 「PROVOCATION」,2012 年獲「第十屆桃源創作獎」首獎。《生殤相》獲得全世界重要傳媒的關注,如《明鏡周刊》、《每日郵報》、《華盛頓郵報》、《洛杉磯時報》、《波士頓先驅報》、《哈芬頓郵報》等數十國多家媒體陸續報導,同時作品也受到國內外學術界,尤其是動物倫理相關的學者的書寫與關注。《Photoshelter》也將《生殤相》選為2012 年度值得關注的攝影計畫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