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/ 展覽 / 參展藝術家- 快閃行為計畫 / 朱駿騰
Share on Twitter


〈天台〉,2018-2019,三頻道影像6.1聲道多媒體裝置、HD,13分35秒(循環),藝術家提供。音樂,聲音設計:晟。



〈天台〉,2018-2019,三頻道影像6.1聲道多媒體裝置、HD,13分35秒(循環),藝術家提供。音樂,聲音設計:晟。



〈天台〉,2018-2019,三頻道影像6.1聲道多媒體裝置、HD,13分35秒(循環),藝術家提供。音樂,聲音設計:晟。




朱駿騰

第二品 生物經貿潛史



創作自述

雲南騰衝,最為外人所知的便是翡翠與賭石。但中國本身沒有產出只能仰賴緬甸進口,騰衝自古成爲中國翡翠進出口與加工的門戶─而翡翠原石最弔詭的地方就在於:在真正被打磨切開前,光憑外表永遠猜不透玉石的價值,當地的賭石文化也應運而生。

2018年我來到這中緬邊境小城,遍地的玉石加工場與翡翠成為我認識騰衝的起點:一塊塊看似普通的石頭被加工成昂貴的翡翠首飾,當地與外地遊客面對這些翡翠原石所展露出的狂熱,我開始思考一塊石頭的重量與意義。

老城區挖玉現場是最吸引我的事件。這些年騰衝開始都市更新計畫,每當一棟棟老建築倒下,總會吸引成千上萬人前來,想要重新挖出明清以來加工後被隨意丟棄在地基的翡翠邊角料。地上一個個深不見底的洞穴,上千人埋頭挖掘,彷彿一種超現實感的考古場面,他們像是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挖掘的動作上。

彼時駐村主辦方正是雲南最大開發商,而駐地就位在最新開發建案的樣品屋中。第一天抵達,我的身體感就完全被度假社區營造出的氛圍所征服。而隨著居住的時間越長,不真實感越來越強烈,直到一天早上,我撞見每天例行打掃的阿姨:她的工作就是讓一切維持一塵不染,沒有人比她更熟悉屋裡的陳設;但她不被允許坐下,也不能在屋裡留下任何個人痕跡。我開始有了真實感。這是一個被眾人建構與維持出來的夢,而她就像是被困在夢裡的過客。

在駐地騰衝的三個禮拜,每天的我在這些平行世界與慾望中穿梭,無法忽視現實與未來之間劇烈的衝突與矛盾。像是那些挖玉人般不斷挖掘─等待─再挖掘,反覆循環,卻也越陷越深。

簡歷

1982 年出生於臺灣臺北,2010 年畢業於英國倫敦金匠大學。大學時主修電影,曾執導多部實驗短片。創作以裝置與影像為主,關注並嘗試回應個人在面對當下社會/政治/文化等複雜結構下,所面臨的困境與生存狀態。近來個展包括:「來去匆匆」(關渡美術館,2020)、「天台」(當代藝術館,2019)、「八月十五」(覓空間,2017)等。參與的聯展包括:「2014 台北雙年展」、「我從我的小眼睛監視著」(德國埃森當代美術館,2012)、「移動中的邊界」( 特拉維夫荷茲利亞當代藝術中心,2012)等。2013 年創立「空場藝術聚落」,擔任首任營運總監至2016 年。